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春节一家人的乱伦
春节一家人的乱伦

春节一家人的乱伦

大年初一

  一睁眼八点半了,我偷偷看了看姐姐,姐姐泪水正流着。姐姐翻过身来说,不许动我。

  我也躺在床上,跟姐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
  我说,没想到姐夫是那样的人,我早看出他和妈妈有点不正常了。

  姐姐不语。

  我自言自语,她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你知道吗?

  去年夏天,姐姐还是一动不动。

  我想起来了,去年夏天姐姐姐夫接爸爸妈妈去庐山玩,爸爸上班不能去,妈妈就一个人去了,结果姐姐临时补课也没去成,就成就了妈妈和姐夫的好事,估计就是那时候她俩勾搭上的。

  你就没给姐夫敲敲警钟吗?我不仅气愤起来。

  一个是咱妈妈,一个是我老公,我能说什么?姐姐还在啜泣。

  没想到爸爸也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。我说。

  姐姐说,他们昨天就搞上了,我看见了。你怎么找了这样的一个女朋友?

  将来娶不娶她还不一定呢,这个小淫妇。

  我和衣躺在床上,姐姐奇怪地问,你不是一直有裸睡的习惯吗?这样睡多累啊。

  姐姐知道我有裸睡的习惯,是因为我小时候一直跟着姐姐睡,一直到十三岁,那时候房子小。

  我开玩笑道,我怕吓着了你啊,呵呵.切,我什么没见过啊,姐姐也破涕为笑。

  过去的事我也极不清楚了,不过印象里好像我也喜欢抱着姐姐睡,我最喜欢的姿势就是侧着身抱着姐姐的腰,鸡巴顶在姐姐的屁股上,那时即使不懂事,本能上也感觉舒服。姐姐会不会那时就玩过我的小鸡鸡啊?

  我脱了衣服,光溜溜钻进被窝,坏坏地笑道,姐姐,象以前那样让我抱着睡好吗?

  姐姐看着我,有几分爱怜,也有几分警惕,你大了,可不许使坏哦?

  姐姐对我好,我知道,我也一直很尊重姐姐的嘛,我有点撒娇了。

  姐姐钻进被窝,我揽住姐姐的腰,呵,警惕性这么高,穿这么多。穿多了不舒服的,姐姐。姐姐于是在我的劝导下脱下毛衣,里面只剩下一件内衣,还有胸衣。

  那你怎么办?姐夫是不是一直很花心?我没话找话。

  我也不知道,你姐夫跟我来的时候我都害怕,得戴套。

  妈妈也真够可怜的,不过,好像妈妈很喜欢姐夫啊?我知道姐姐跟妈妈关系很好。

  你姐夫那个粗,妈带我们俩也是苦了半辈子的人了,唉……姐姐突然象想起什么来的似的,揪住我的耳朵,说,那天你有没有进妈妈的身体?

  我呲牙咧嘴道,好姐姐,那天你不是看到了吗?我哪敢……姐姐笑了,笑起来是那样雍容华贵,那样动人,好弟弟,你和妈妈是我最亲近的人了,我可不希望你做出乱伦的事?

  我装作无知的样子,什么叫乱伦啊?乱伦有那么可怕吗?

  乱伦就是你那东西插进妈妈那里面,乱伦会生怪物的!

  那不插进去就不会生怪物的了,也就不是乱伦了吧?

  应该是吧,姐姐也有点迟疑。

  那象姐夫跟妈妈,没有血缘关系的做爱,也不算乱伦吧?

  这个……这个我也说不清楚,姐姐迟疑了一下,应该不算吧!

  那爸爸跟你也没有血缘关系啊……

  你胡说什么啊,姐姐有点恼了,那个老色鬼,一直在打我的主意,有一次我给了他一耳光,他不敢了。

  那个小淫妇已经是人尽可夫了,回头我就甩了她,要是有人动姐姐我才真吃醋呢。

  姐姐好像有点感动,往我身上偎得更紧了。姐姐已是昨日黄花了,姐姐希望你将来找个好媳妇,好好过日子,别五花六魂地折腾……。

  我希望将来找个象姐姐这样的女人……

  傻孩子,姐姐往我身上缩了下,手不自觉碰到了我早已翘起的小弟弟上,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几年不见,你变化太大了……还那么能干?,姐姐吃吃笑起来。

  我也一下子想到姐姐稀疏的阴毛,红润的花心,鸡巴更大更硬了。姐姐是不是说我比姐夫还大还粗啊?我抢过姐姐的手放到我的鸡巴上,姐姐往后挣了两下,没挣开,就在我的牵引下环住了我的鸡巴。

  没他粗,不过好像比他长些,也比他能干些。

  姐姐的收很柔软,我感觉很舒服。

  鹏鹏,(这是我的小名),你看他们都在乱七八糟地乱搞着,你,你不会恨姐姐吧?

  姐姐,不会的,我喜欢看姐姐高兴。我迟疑了一下,不过我憋得也很难受,姐姐你能帮我一下吗?

  姐姐犹豫了一下,小手开始在我的鸡巴上加快套弄起来。我又掘又硬的小弟弟就是不肯服软,我也越发急躁起来。姐姐,要不你还是用嘴……?

  昨天姐姐曾用嘴给我发泄出来一次,人啊,只要有了第一次,第二次就不用那么困难了。

  姐姐伏下身体,给我大口大口地吮吸。我把她的姿势摆成69式,挑起她的内裤,把舌头贴上去。

  今天我真是有毛病了,不管姐姐怎么帮我,就是射不出来,憋得真难受啊。

  姐姐,要不你象妈妈那样……?

  姐姐好像也有点累了,鹏鹏,你可不能欺负姐姐啊……你要做出乱伦的事来,姐姐一辈子不原谅你……不会的,姐姐,你放心吧,我急不可耐地爬到姐姐身上,脱去姐姐的内裤,把鸡巴夹在她大腿根处,开始摩擦。

  我的鸡巴摩擦着姐姐的嫩屄,我们的阴毛也相互磨蹭着,姐姐小屄附近的肉真嫩啊,舒服死了。我用力上下磨着,姐姐看上去也很舒服,她的小屄已经开始流水了,滑腻腻的。看官,想知道把鸡巴竖着夹在阴唇里是什么感觉吗?回家赶快找老婆试试去,一个字,爽!很快我就有感觉了,屁股一抬,大鸡巴里滋滋喷出的精液,射到姐姐的屄上,连同她流出来的淫液,煞是爽人。

  姐姐把我推下身去。我连忙找了一块卫生纸,堵在姐姐的屄上。姐姐接过纸,自己擦了几下,夹在腿上。我也累死了,抱着姐姐的腰,象小时候一样,把软踏踏的鸡巴贴在姐姐的屁股上,睡了过去。

  大年初二

  早上醒来的时候阳光照在床上,姐姐还在酣睡。我的鸡巴不知什么时候又硬得象擎天柱似的了。不过我也不好再打扰姐姐,就给她盖好被子起床了。

  我来到妈妈的卧室,上前抱住妈妈,把她偎在我的怀里。很自然地,我们在一个被窝里了。

  我怀里的妈妈是那样娇羞动人,那样柔弱无助,我快成人了,以后要多体贴妈妈才是。我把嘴唇贴在妈妈额头,用舌头把妈妈的眼泪轻轻拭去。妈妈挣出身体,说了一声睡吧就倒下了。我的胳膊正好垫在她的枕头上,她的头落下来,枕在我的胳膊上,她没再说什么。我突然想起她和姐夫的事来,心里不禁有些鄙视她,我又不能压抑着自己不说。

  姐夫有什么好?妈妈你考虑过姐姐的感受吗?

  你别说了,妈妈也很难受,妈妈在我怀里埋得更深了。

  我又说出一句更恶毒的话,是不是姐夫的鸡巴让你很舒服啊?

  你说什么啊?妈妈真生气了,挣脱了我的胳膊,妈妈也是女人啊,妈妈的身体开始发抖。

  我一把抱起妈妈的头,对不起,妈妈!

  什么呀?妈妈一脸的困惑。

  对不起,那天我插进你的身体。

  那,那不怪你。

  我盯着妈妈性感的翘起的小嘴,想起她和姐夫疯狂的场面,心里不禁生出一个魔鬼的想法,我要操她。

  妈妈,我想再进去一次!

  鹏鹏,你说什么啊?我是你妈妈。妈妈顿了一下,我们已经错过了,就不要再错了。

  既然已经错过了,还怕再错一次吗?妈妈,求你!

  然后我将我的嘴唇贴到妈妈的嘴上,身体压上了她的身体。妈妈挣扎着,过了一会就放弃了。只是闭紧了嘴,不让我的舌头进去。

  我的身体开始在妈妈的身体上移动,她的两个大乳房象小船一样载着我。妈妈才四十六岁,身体保养得却这么好,皮肤白嫩细腻,丰满,没有一点瑕疵,怪不得姐夫会这么迷恋她。

  妈妈看我的眼光很复杂,我读不懂。说不上是害羞,是害怕,还是躲避,还是鼓励。

  你大了,妈妈很高兴,真的。妈妈把手放到我的鸡巴上,那天你在客厅里能一干四十多分钟,毕竟是年轻人啊,不过,……不过也要爱惜身体啊。说道最后,妈妈的表情里好像有点害羞,还有点期待。

  我把手放到妈妈的屄上,那里早已洪水泛滥。我脱去她的内衣,把鸡巴顶着那片洪水泛滥的沼泽的中心。

  妈妈,我进去了,说完,我大力一挺,插进了妈妈的屄。

  妈妈的屄里可真是温暖,就像那天我观察到的一样,妈妈的屄有点宽,还有点短,也就是花心浅,这样屄与爸爸的鸡巴其实是不合适的,妈妈很难得到快感。而我的鸡巴又粗又大,既可以顶到花心,又可以撑起阴道,妈妈应该很舒服。

  妈妈果然很快起反应了,鹏鹏,宝贝,操妈妈的屄,……操……妈妈喜欢……我的乖乖儿子……操死妈妈……的……屄,我紧一下慢一下地顶着,操得妈妈浑身发颤,宝贝……操……妈妈让……你操……插死妈妈……啊……慢点……宝贝……顶死妈妈好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乖儿子……妈妈喜欢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妈妈的骚水流得一塌糊涂,把我的阴毛都湿了。我的鸡巴也湿漉漉的,沾着妈妈的白浆。我控制了射精的速度,我要让妈妈骑在我的身上。

  妈妈骑上了我的身体,醉眼迷离,一上一下耸动着,真是舒服死了,我摸着妈妈的两个奶子,使劲往上挺着,啊,我要射在妈妈的屄里……这时,门突然被打开,姐姐风风火火闯了进来。该死,门没关!

  姐姐显然是被我和妈妈的肉搏场面惊呆了。

  妈妈虽然还骑在我身上,显然也吓了一跳。我的心里更是紧张不得了,不是因为跟妈妈的乱伦之爱,是因为姐姐,我最爱的姐姐曾说过的一句话,如果你敢做出乱伦的事来,姐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。

  这个场面真是尴尬之至。姐姐气得扭曲变形的脸越来越难看,然后扭身又冲了出去。

  妈妈从我身上拔出来,都没来得及擦一下下面,披了件衣服就跟了出去。

  这下可完蛋了,我在姐姐心目中的形象彻底完了,一个操自己亲妈的男人不是变态是什么?我懊悔不已。只是奇怪,这么晚了姐姐来我和妈妈的房间干什么?

  过了一会,妈妈回来对我说,你到客厅睡去吧,今晚我和你姐姐在这个房间。原来姐姐和姐夫闹矛盾了一晚上。姐姐想跟姐夫做爱,可是姐夫不肯,(是不是因为还在想着妈妈啊?)俩人怄气了半天,言语上激烈起来,姐夫竟然打了姐姐,姐夫说得也很难听,说你昨晚的小屄不也被你老弟伺候得很舒服啊?妈妈来不及详跟我说,就把我赶到了客厅。

  客厅真是冷啊,妈妈和姐姐的房间灯还亮着,门紧紧闭着。我到书房瞅了一样,姐夫也无精打采的样子,看来妈妈也没给她好脸色。

  漫漫长夜真是难过啊!

  大年初三晴

  等我醒来,天已大亮。妈妈和姐姐的门还没有打开。

  吃午饭的时候,妈妈和姐姐终于出来了。姐姐的眼睛红肿着,看来哭了半个晚上。只是她的脸色很难看,看都不看我一眼。

  我和妈妈默默回到房间,一幅失魂丧魄的样子。

  妈妈整理好床,也不说什么。

  其实我很想知道昨晚她和姐姐说了些什么,为什么姐姐对我这么仇恨?

  你知道你姐姐最喜欢的人是谁吗?妈妈主动开口了。

  难道是我?我心头一跳。

  是啊,你姐姐最在意的人就是你了,妈妈仿佛能看懂我的心思。你姐姐其实也很矛盾,她因为喜欢你才逃避你,因为喜欢你才选择了到外地读书,因为喜欢你才远嫁了厦门,因为喜欢你才不敢经常见到你。

  这个丫头,妈妈也说不动她。她喜欢你,却不敢做出有违人伦的事来,更不想看你做出这样的事来。唉,都是妈妈的错!

  她说她最喜欢的就是你抱着她睡,也只有在你怀里,她才睡得踏实。她不是不想让你操她,她害怕啊。

  那为什么今晚她选择了爸爸而不是我啊?她恨那个老流氓的。

  还不是因为你伤了她的心嘛!

  我不禁悲从中来,自暴自弃的姐姐啊,我们谁伤害谁更深啊!

  一晚上我都是浑浑噩噩的,没有一点感觉。脱衣,上床,睡觉。黑暗里我的鸡巴好像被谁轻轻抚摸,被指引着插入到一个温暖湿润的所在,我不由自主地狠狠抽插着。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只想我的姐姐,此刻也许正在被蹂躏着,她的稀疏的阴毛被一直粗糙的手刮扯着,她的嫩嫩的小屄被一个粗大的鸡巴抽插着,她在呻吟着,她在哭着,她心里是我,是她弟弟的名字,而她的身体正在被另外一个男人进入。

  大年初四

  早上醒来,妈妈还偎在我的怀里酣睡。我的软软的鸡巴抵在她的小屄上,那里那一堆浓草已经被弄乱了。我挺了下身体,鸡巴也挺了一下,竖起来,晨勃。

  妈妈睡得很香,呼吸均匀,大胸脯一伏一伏的。我把手在她小屄上摸了一把,呵,还有点湿润。我把鸡巴头顶在她的穴口上,磨了两下,挺好玩的,我喜欢这种感觉。磨了几下,我不禁长驱直入,里面狭长而温暖的感觉。我不想弄醒妈妈,抽插了几下就退出来了。

  来到客厅,天还很早。各个门都紧闭着。我悄悄来到姐姐的门前,里面没有声音。推了推,关紧了。我转到阳台上往里看,看得金星四溅。姐姐朝里侧卧着,好像还没有睡醒的样子。爸爸从后面抱着她,又粗又大的鸡巴正一进一出地搞着她呢。这个老流氓,连这点时间也不浪费!一晚上也不知道操我姐姐的小屄多少次了!爸爸看来也很小心,小心翼翼地操着,玩着,直到最后又射出白花花的一堆,从姐姐的小屄力汩汩地流出来。

  随便你怎么玩吧,姐姐说完往床上一躺,衣服也不脱。

  我反而害怕了,我要得到的是姐姐的心,如果就这样占有了姐姐的身体,我跟畜牲还有什么区别?

  我噗通一声跪在床前,声色俱泪,:姐姐,你原谅我吧,我对不起你,我最爱的人是你,最在意的人也是你,我爱你,姐姐,我做错了,求求你原谅我吧!如果你不原谅我,我就一辈子都不起来。

  姐姐依旧一动不动。哀莫大于心死啊,我要救活姐姐这颗将死的心,我一定能。

  于是我跪在床前,从小时候跟姐姐一起去打猪草,一起上学说起,一直说到她考上大学,到她工作,结婚这么多年来我对她的爱慕和思恋,其中有我们晚上抱着睡觉,我喜欢把腿夹在她腿里,喜欢把鸡巴顶在她屁股上等等细节。足足三个小时过去了,姐姐只是翻了个身。

  我赶过去,依旧跪在她面前,却发现她的泪水在流。我不禁抱住她的头痛哭起来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姐姐推开我,起来吧,我原谅你了,然后起来走到镜子面前,呆呆地看着。我亦步亦趋,不知所措。

  我要洗个澡,姐姐扬起脸,脸上突然多了些悲愤,那个畜牲昨晚上干了我五次……姐姐眼泪都快下来了,扑在我怀里,姐姐也对不起你啊姐姐哭起来。

  我能做的只有抱紧了姐姐,柔弱的,可怜的姐姐。

  我把水放好了,姐姐进去洗了好久。出来的时候头发湿漉漉的,眼睛也亮了许多。你也去洗个澡吧,姐姐说到。

  等我洗完出来,姐姐早躺在被窝里了,背朝着我。我脱了衣服,光溜溜钻了进去。姐姐也是全身一丝不挂,只是还那一个白顿顿的屁股背对着我。

  我把手放在姐姐的腰上,停留在她的小腹上,最柔软的所在。上可通乳房,下可达阴毛,但我没有去摸她的屄。那么圣洁的地方,我这只脏手会玷污了它。

  抚摸就是我的语言,我们的语言。

  静静的,我就这样睡着了。

  也不知什么时候,我醒了,天快亮了吧?灯一直亮着,姐姐好像睡着了。好美啊,嫺静得象一尊女神。我轻轻吻了下她的嘴角。我的手还停留在她的小腹上,现在游离到她的乳房上了,好软,大大的乳头好像要跳出来一样,我的手游到了她的大腿根部,细嫩细嫩的一片肉,姐夫真是不知足的人,有这么美妙的姐姐还去泡别的女人,真是傻瓜。我伏下身体,轻轻观察姐姐的小屄,那一片稀疏的阴毛美极了,象什么?一片桃花林。桃花源记是怎么说的?晋太元中,武陵人捕鱼为业,呵呵,捕鱼,钓鱼,都是色中高手啊,缘溪行,往路之远近,在这条美丽的小河沟力徜徉,当然流连忘返了,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呵呵,就是这片桃花林了,夹得真好啊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啊,就象姐姐的这边桃花林,看了就让人流口水的,林尽水绝,便得一山,到源头了,就是这里了,我把收放到姐姐的穴口,渔人甚异之,便舍船,从口入,当然奇怪了,连我都忍不住了,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,我用手轻轻拨开姐姐的阴唇,红嫩红嫩的阴道露出来了,深邃得让人心醉,我把中指轻轻探进去,初极狭,才通人,是够紧的,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,呵呵,我可不敢往里走了,姐姐的子宫应该就是那个洞天福地了吧,我不敢,我怕弄醒姐姐,但我相信姐姐的里面就是最美的那个桃花源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……我的鸡巴不知什么时候翘得又硬又高。看着姐姐红红的穴口,难受死了。想插进去,又不敢。要不再磨会吧?于是我把龟头移到姐姐的穴口,在那片嫩红嫩红的肉上磨起来,好爽啊,姐姐的屄里开始流水了,小溪里水涨起来了,我的龟头就象小溪中的一个水车,呵呵,好玩。

  我怕不小心插进去,就把身子轻轻伏到姐姐身上,用肘衬起我的身体,用姐姐的大小阴唇包起我的鸡巴,竖着,不是横着,就象以前那样,摩擦起来。爽歪了,我的阴毛上沾满了姐姐的淫水。姐姐依旧没有醒,不过腿分开了些。我一不小心胳膊没撑住,身体落到姐姐的大乳房上,姐姐呻吟了一下,眼睛还是闭着,我小心地摩擦着,身体不自觉都压倒在姐姐身上,姐姐的两只手也不自觉得放到我的腰上。

  也许我是得意忘形了,鸡巴什么时候挺起来都不知道,要知道鸡巴对着的可是姐姐的花心啊,于是我一用力,竟然插进姐姐的阴道里去了。我呆住了,一动也不敢动。姐姐突然睁开眼,就那么怔怔地看着我。我想拔出来,刚抽出一半,姐姐不知什么时候落到我屁股上的手一沉,又把我的鸡巴压进去了。

  姐姐是你的了,然后姐姐两眼一闭,扭过头去。

  我依旧诚恐诚惶,但身体不由自主抽插起来。

  也不知道干了多久,只知道姐姐的屄里水越来越多,最后我忍不住要喷射了,我想拔出来射在外边,姐姐的手抱紧了我,不让我拔出来,于是我怒喝一声,将我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姐姐的屄里。

  我无力地翻下身来,姐姐依旧那样好像睡着了一样。我把她揽在我的怀里,无限的爱怜。

  鹏鹏,你要向我发誓,永远对姐姐好,姐姐依旧闭着眼睛。

  我发誓,我今生今世只爱姐姐一个人,我要娶姐姐为我的老婆,我永远爱姐姐。

  姐姐用嘴堵住我的嘴,傻瓜,我们是亲姐弟,近亲是不能结婚的,不过,你能有这份心姐姐很高兴。

  唉,如果我们确实作孽了,鹏鹏,就让我下地狱吧!

  不,姐姐,我们谁也不用下地狱,我要给你一生的幸福,如果近亲结婚要生怪物的话,我们就不生好了,我只要跟姐姐在一起!

  姐姐用嘴唇堵住了我的嘴,把舌头伸过来,我接住了,细细地匝着,甜美而幸福的感觉。我们就这样相抱着到了天亮。

  大年初五晴

  姐姐明天就要回厦门了,相逢总是这么短。我和姐姐还是锁在屋里,一床大被子遮盖着我们的身体,一硬起来就做爱,什么姿势都试过,姐姐很顺从,极力配合着我。妈妈过来给我们送饭的时候我看她一瘸一拐的,问她也不说,是不是让姐夫把她的小屄操坏了?我只关心我的姐姐。在她的怀里我宁愿融化成一滩水。

  大年初六晴

  姐姐走了。

  我去送他们到车站,姐姐的眼里满是哀怨。我知道,那是对我的爱,我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,亲爱的姐姐,你是我的。

  妈妈收拾了一下就回房间上了床,好像我不存在。我没有理由再呆在妈妈的房间了,因为书房空出来了。但我想到妈妈走路一瘸一拐的样,还是忍不住问妈妈怎么了。

  妈妈不说话。

  是不是跟姐夫闹什么别扭了?

  你姐夫这个人挺变态的,妈妈的脸上很气愤,那天晚上她竟然拿啤酒瓶子插妈妈那里。

  你受伤了吗?你没事吧?让我看看吧?

  妈妈还是不说话。我走过去,揭开被子,妈妈捂着不让,被我强硬揭开。退下她的内裤,天啊,妈妈的阴道竟然肿成这样?姐夫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!

  用盐水洗洗吧?

  疼,算了,你别管了。

  要不,要不我给你舔舔吧,唾液能消毒的。

  于是我伏下身,给妈妈舔起来。妈妈也没有再推辞。

  这时候没有任何性感可言,只有我在尽一个儿子的孝道而已。

  晚上我睡在妈妈的身边,她也需要温暖。我的手捉住她的乳房,象小时候那样,那晚我睡得很香。

  后记

  半年后我顺利毕业了,在老家附近的市里找到了一份工作,一个半月后就去上班。

  妈妈和爸爸也分居了,听说正在办理离婚手续。妈妈搬回了我们原来的小家,她说我们都大了,也没什么可牵挂了。我对她说,等我一安顿好,就把她接过去,让她过一个幸福的晚年。

  姐姐那边没什么消息,原来是姐姐对我们封锁了消息。她跟姐夫离婚了,没有孩子,结也容易,离也容易。不知道是花心的姐夫甩了姐姐,还是姐姐实在不能忍受这个花心的姐夫?

  上班前的这一段时间我跟妈妈住在一起,晚上也睡在一起,说不出什么原因。也许是因为妈妈还年轻,许久不操屄里痒痒?也许我年轻气盛精子多了憋得难受?再怎么说妈妈也是个女人啊,而且是个看上去还年轻漂亮的女人啊,不过在我的感觉里,只有跟姐姐的做爱才是真正的做爱。有一天做爱的时候妈妈告诉我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。

  那天,我正在妈妈的屄里抽插着,妈妈也乖儿子乖儿子地浪叫着,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妈妈,我们这时乱伦吗?怎么看你好像没有一点乱伦的感觉?

  妈妈依旧喘着气我们这不是乱伦。

  你是我的亲妈妈,我操你的屄,怎么不是乱伦呢?

  妈妈迟疑了许久,终于告诉我,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,宝贝,你是佩佩(我姐姐的名字)的大伯的儿子,你亲爸死得早,你妈妈就改嫁到外地了,你叔叔也就是我老公把你过继过来了。那时你还小,后来我老公死了,我又带你们改嫁到这个爸爸。

  那么说我和姐姐也不是亲姐弟了?

  嗯,她应该是你堂姐吧!

  我不禁欢叫一声,太好了。妈妈很奇怪地看着我,虽然你不是我的亲儿子,我一直是把你当我的亲儿子养的。

  我没再听妈妈说什么,我知道的已经足够了。感谢妈妈告诉我这个好消息,我要好好谢谢她。于是我更加卖力地在她身上干起来,直到把她搞得反着白眼求饶为止。

  第二天我就踏上了去厦门的火车。

  姐姐见到我很奇怪,她削瘦了许多,但依旧清新动人。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,她不相信。于是我拉着她到医院做血液鉴定。鉴定的结果证实了我们的结论,我们不禁在医院里就相拥着抱在一起。

  于是我下定决心,推掉了在老家的工作,来到厦门。我要和姐姐在一起,我要和姐姐结婚。这里没有我们熟悉的人,我们要在这里开始我们新的生活。

  新婚之夜我们缠绵在一起,好几天都没有下床,除了做爱就是做爱。姐姐的屄还是那么紧,那么诱人,我们疯狂地插入再插入。姐姐很快乐。只是有一天她突然想到了妈妈,说是不是该把妈妈也接过来,毕竟妈妈还是她的亲妈妈,母女连心啊。

  我却有点发怵,因为我跟妈妈不清不白的关系。担心妈妈过来后再向我提出要求怎么办?于是我对我的姐姐,我的妻子,我的佩佩把我的担心说了出来。

  姐姐也很犹豫。毕竟妈妈是她的亲妈。要不咱们给妈妈找个老伴不就得了?

  哪有那么快就能找到合适的?再找到那个色狼一样的男人怎么办?我的担心不无道理。

  姐姐象突然开窍一样一拍脑袋,对了,她也不是的亲妈啊,即使你跟她做,也不算乱伦啊。

  我倒无所谓,那你能受得了吗?

  傻弟弟,妈妈对我们有养育之恩,帮她解决烦恼也是作儿女的孝顺嘛。

  于是我同意了,把我从前叫妈妈,现在又是我岳母,跟我做过爱操过屄,对我还那么迷恋的女人接到了厦门我们的小家。

  姐姐把我们的决定早就告诉了妈妈,妈妈很感动。于是妈妈来的哪一天晚上,我们准备了一个欢迎仪式。仪式说起来也很简单,就是洗过澡,吃过饭,把妈妈迎进我们的房间。姐姐给妈妈捶腿,然后我上去操妈妈。当我奋力插进妈妈的屄里的时候,妈妈感动得泪水都流出来了。

  从此我过上一妻一妾的生活。姐姐来那个的时候,有妈妈,妈妈来那个的时候,有姐姐。经常我们三个在一张大床上睡,我的两边都是白花花的屁股,白花花的腿。有一天我偷服了一粒大力丸,竟然把姐姐和妈妈搞得第二天都下不了床。

【完】